埃弗顿21-0 www.uzhffs.com.cn 開車把許愿送到了方甜的家里,方甜打開門看加我倆后甚是驚訝,直到發現許愿紅腫的眼睛才用十分不解的看向我。

我沒有言語,點燃了一支煙,靠在一邊的墻壁上。

方甜只好去問許愿:“親愛的,你怎么了,怎么哭成這樣?景瑞哪兒去了?”

提到景瑞,許愿的淚水又一次沒繃住,抱著方甜哭了起來。我吸了一口煙,解釋道:“景瑞在大理跟一個女人上床了,現在跟許愿要離婚....”

隨后我很快把晚上的經過對方甜陳述了一遍,方甜當即憤怒地就要去找景瑞理論,我連忙攔下了她。

“你去找他什么用都沒有,他現在誰的話都聽不進去,執意要跟許愿離婚!”

“他當初跟許愿結婚的時候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會愛許愿一輩子,現在轉眼就因為跟一個女人睡了一覺,就要離婚?那也太便宜他了!”方甜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比我跟許愿都要生氣。

我嘆息道:“我也想不到景瑞會突然之間變成這樣,你能想象到他那么愛許愿,突然說不愛就不愛了嗎......我總覺得這里面有貓膩?!?/p>

其實從出了酒吧開始,我就覺得景瑞很不對勁。直到我開車帶他去了大學前,才真的感覺到了不對勁,哪怕他真的不想再跟許愿糾纏了,也不會突然之間變得如此冷漠,這里面肯定有什么隱情。

方甜也點頭,她表情很認真道:“確實,照他晚上的表現的確很反常,他前一天都對許愿還很呵護,怎么可能會在一夜之間變成這樣?要我說,景瑞肯定有事兒沒告訴我們.....小愿,你明天先去跟景瑞離婚,你也裝作不在意的樣子,如果他真的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,他肯定得露出破綻!”

許愿似乎根本沒意識到這一點,終于停止了哭泣,只是默默地點點頭。

我沒有在方甜家中停留太久,臨走前,我還是沒忍住向方甜詢問了唐柔最近的狀況。

方甜似笑非笑地看著我,用一種我猜不透的語氣道:“這么多年不見你關心柔柔,怎么現在想起來她了?”

“只是看到許愿離婚了這么崩潰,所以我想哪怕是唐柔主動提出離婚,肯定也好不到哪去.....”

“那你可真是白操心了,柔柔那么要強一個女人,離婚這事兒對她來說可沒什么打擊,她前天剛回京城,一直忙著工作,你不用為她擔心?!?/p>

怔了下,隨后我微微點頭,就離開了。

開著車,我沒有立即回家,只是找了一家路邊的餛飩攤吃餛飩,趁著餛飩還沒上給我的間隙,我給有些時間沒聯系的安玥發了一條微信,我道:“許愿跟景瑞在鬧離婚,景瑞出軌了,就在大理?!?/p>

然而下一秒我就愣住了,看到我發出消息后的那個紅色的感嘆號,后面還提示寫著“對方還未是您的好友,請發送驗證消息”,這幾個字赫然出現在我眼前,我身體仿佛被抽空一樣。

我苦笑一聲,不知道什么時候我被安玥拉黑了,悄無聲息。

盯著聊天框,我久久不語,等到老板給我把餛飩端過來時,我刪掉了與安玥的聊天框。

看來安玥是打算跟我徹底斷掉聯系了,這樣也好,至少讓我放心安玥看到我跟林夕結婚時的崩潰了。只不過我始終覺得愧疚,如果沒有查圓輝跟安玥父親之間的聯姻交易,大概安玥也不會愛上我,不會有這樣一個遺憾的結局。

收起手機,我坐在餛飩攤上孤獨的吃著餛飩,猛然間才想起林夕去了京城后,我一直沒有跟她聯系過。

  J更…新(d最m-快|P上酷匠網0

我又重新從口袋里掏出手機,連忙給林夕把電話打了過去,林夕幾乎是秒接了我的電話。

“嘿嘿,親愛的你在干嘛呢?”我賤賤一笑。

林夕用著抱怨的語氣回道:“我以為你不打算給我打電話了呢,這么長時間也不見你問我有沒有安全到京城,你是不是找別的女人去了?”

“怎么可能?我女朋友這么漂亮,我哪還有心思去找別的女人?”

好在林夕沒有真的生氣,反而是用這種曾經她壓根不會用的說話方式跟我開玩笑。

林夕輕哼了一聲,隨后收起了玩笑的心理,她道:“可能這次我又要在京城多待幾天了,我媽媽正好回國了,聽說我在京城,正好要來看看我....”

我心里馬上咯噔一聲,隨即意識到了不妙,甚至有掛電話的沖動。

果不其然,下一秒林夕就道:“正好借這次機會,我想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她,你過幾天能抽空來京城嗎,她肯定想要見你?!?/p>

我下意識的沉默,又吃了一口餛飩來掩飾心中的焦慮,或許是很久我都沒有說話,林夕才帶著失望說:“如果現在見面為難你了就算啦,下次吧,這次我先探探我媽媽口風.....”

“沒....我不是為難,只是在想該以什么社會身份去面對你媽媽,因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會像你哥一樣不在乎我的身份,畢竟你媽媽是一個女強人....”

“你不用這么緊張的,我媽媽也沒你想象中那么恐怖?!?/p>

“那好吧,到時候你提前通知我時間,我好訂機票....”

“嗯,那我先工作了,你還在外面吧?早些回去?!?/p>

“好?!?/p>

結束跟林夕的通話后,我才想起我忘了對她說“我愛你”,其實我打電話的最終目的就是想要告訴她這句話。

我在微信上發出那三個字后,還是比較失望的,我干脆又發了一條語音過去,讓林夕充分感受到我的語氣與情感。

吃完餛飩,我便開車趕回了家,小武撲到我懷里那一刻,我頓時覺得溫暖不少。

繼而又給方甜重新打電話過去,詢問她許愿現在的情緒是否安好。

方甜說,她正在陪許愿聊天,讓她盡量放寬心,景瑞忽然之間提出離婚肯定沒有這么簡單,而我又一次在掛電話前,我詢問了安玥的情況。

這下方甜終于忍不住了,陰陽怪氣道:“小逸子,你今晚問的人是不是有點多了哦,這事兒你說我要是告訴林夕,她會怎么想??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