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弗顿21-0 www.uzhffs.com.cn “我…”

秦虎哪里想到,孫雋竟會突然追究起這事,張嘴剛想解釋,孫雋又厲聲道:“一日你救了一個女子,但你有沒有注意到,你把那群人打成什么樣了?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那群人也是有家人的人,被你打得離死都不遠了!還有那家KTV里的幾個男人,下手沒個輕重,還有今天!”

孫雋說到后面,幾乎是在咬牙,老眼死盯秦虎:“我知道,你下手雖然狠,但你還是有注意力量的運用,可你自己心里應該明白,你最近一段時間,戾氣越來越重了?!?/p>

“每一次出手,我能感覺到,你是在刻意壓著戾氣,壓著力氣,憋著怒火出手!”

“尤其是今天!那群人有一兩個,差一點被你打死!你知不知道!”

秦虎大聲解釋,我沒有以武亂事!這是他們逼我的!

“你的實力擺在那兒!你難道控制不了你的力道么?倘若你控制不住,豈不是在告訴我,你實力越強,反倒容易弄死人???”

孫雋吹胡子瞪眼,顯然壓抑脾氣挺長時間了。

“我……!”

秦虎咬緊牙,想解釋,卻又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“師傅,你聽我說,我這一次出手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!我…”調整好語言,再道:“我跟您剛剛說過,是那個老頭的紫……”

“不用懷疑,是不是不重要,你的身體,你自己控制不住么?!?/p>

秦虎愣住。

孫雋口氣淡漠,“當初收你為徒,一來是你根骨與常人大有不同,二來看你一片赤心,我認定你哪怕涉世再深,變化再多,你人還是人?!?/p>

“對不起,是我害了你?!彼秭遼畹潰骸拔也揮Ω媒棠鬮涔?,憑借你的能力,你自學起來也不會差的,況且,按你說的,那一天就算我不去,那個羅笙和雁南征也會幫你的,不是么?”

秦虎呆呆地看著孫雋,“師傅…”

“從此之后,你我再無關系,你可以妄為生事,干什么都行,學人家大刀囂墨,報你的孟老大之仇去吧,秦小子,咱們師徒緣到此為止了?!?/p>

孫雋說完,轉身離去,一陣風吹過,很快,人跡無蹤。

秦虎愣著,望著孫雋之前所坐的位置,緘默不言。

他多希望,這個怪老頭會突然出現,戴著個面具,朝他喵喵叫,道一聲,秦小子,我是開玩笑的哦。

可惜,沒有。

“我自己的身體,我自己控制不住么……”

秦虎悵然離開花園,握緊雙拳,拖著腳步,如灌鉛般,背仿佛頂著一座大山般,彎著背,無目的地行走。

“哎呦!”

撞到了一個男人,男人倒退了兩三步,面露痛色。

見秦虎沒反應,還在直走,他一把抓住秦虎肩膀,吼道:“臭小子!你什么意思???我從南省來你們這玩,你欺負我外地人是不是???你們遠市人怎么這樣???”

旁邊有人說了,哎!你可不要胡說八道!我們遠市人沒這樣的。

“你回來!”

秦虎仍然沒反應,男人抓著秦虎肩膀,秦虎還在直走,男人幾乎被秦虎拖著走。

忍不住了,男人拿起地上攤位的一個碎碗,朝秦虎頭上砸去。

咣,擦。

碗碎了,秦虎這才反應過來。

“賠錢!”擺攤老人喊。

男人不理會他,指著秦虎鼻子,說什么意思?!給老子道歉!靠!

“滾?!?/p>

秦虎拽住男人,把他往旁車屁股上一砸。

男人頭磕在上面,咚的一聲,人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你別走!”男人疼痛咬牙,捂著后腦勺,看著秦虎背影大喊。

秦虎置之不理。

“這個人好眼熟??!”

一路上,秦虎漫無目的,眼無神采地瞎走,不少人還認出了秦虎,互相評論,說網上那個好像就是他。

“就前幾個小時那個么?”“對,就這個惡魔?!?/p>

“這是哪家影視公司的,拍的這么好?!?/p>

“不可能是拍的,那個明顯是真的??!是路人視角拍攝的?!?/p>

“可能是拍的啊,現在有的為了噱頭,故意搞的視角凌亂,暗拍什么的,可能都是人家的計謀,現在人可精明著呢……”

“話說那幾個視頻怎么找不到了?我之前還有保存啊?!?/p>

“估計太血腥了,被上面查了吧?!?/p>

“沒事,我網盤保存了,咱們加個好友,我傳你……”

……

秦虎沒有回虎社,也沒有跟王礞、陳飛他們匯報狀況。

他相信,他們應該看到了。

之前跟陳飛他們說過請假的事,他們也非常配合,到現在也沒打一個電話過來,只發了幾條短消息。

“你沒事吧?”陳飛兩小時前發來。

秦虎現在回道:“沒事,放心?!?/p>

“哎……”秦虎長嘆一口氣。

傍晚,將近五點多的時候,程修發來消息,約秦虎去酒吧坐坐。

挑選的位置也很好,正是小步行街里的“骷髏”酒吧。

“可真會挑位置?!鼻鼗⑿乃?。

當初正是在“骷髏”酒吧,看到孫雋被看門的兩小哥欺負,他忍不住出了手,才認識的孫雋。

秦虎還記得,那一天,也是他人生中最恐慌的一天。

搖搖頭,回到現實,秦虎已經來到了“骷髏”酒吧的門口。

門口的兩個迎賓小哥,還是那兩人,仿佛從來沒變過。

兩人看到秦虎,先一愣,臉上還有些困意,隨即睜大眼,馬上就點頭哈腰,精神抖擻地朝秦虎問好。

別忘了,虎社在小步行街附近一帶,已經成為了最大勢力了,秦虎這個名字,不少人都耳熟。

對于他們兩個人來說,秦虎現在的地位大大不同,比他們老板都要來得可怕了。

  P/酷W匠網。!永久免b費Ah看"小說0t

“虎哥,你抽煙么?”

“抽我的吧!”兩個人爭先恐后給秦虎遞煙。

秦虎兩根一起接過,朝兩人道謝,并詢問里面有人包場么。

“沒有沒有!咱們這一般不會有人包場的,小地方,哈哈哈?!?/p>

兩人互視一眼,受寵若驚地點頭,跟秦虎聊起了天。

秦虎抽完自己的一根煙,進入里頭,一進去有個屏風,右邊是廁所間,左邊是酒吧集中的區域。

朝左走進去,里面二十多個桌子,三四個大沙發,旁邊還有一個小的舞池,看上去最多只有六七個人能站上臺。

燈光一直搖動,無聲地打在周圍,天花板上,掛墜著一堆玻璃球,各個貼著骷髏圖案。

程修坐在一個小桌旁,人靠外坐,玩著手機里的單機游戲,眼神一直在朝附近打轉,十分緊張的樣子。

燈光恰好打在了程修的身上,停留了幾秒,那幾秒程修眼睛都不敢眨,手都在微微顫。

秦虎輕笑一聲,徑直走到程修面前,坐到旁邊的椅子上,“修哥,你不休息么?”

“秦虎啊?!背絳蘗窖鄯⒐?,人不再緊張,笑道:“你去醫院了么?”

秦虎騙他,說我去過了,檢查了一下,沒什么大事,那個霧氣人家醫生給的解釋是,某一種化學成分,吸到了之后,看到重要場景,可能會引起腎上腺素爆發,導致人無法控制自己,就跟興奮劑似的。

老實說,秦虎自己也沒有想到,他就這么隨口一編,編得還有模有樣的。

“哦哦,秦虎啊?!?/p>

程修舔了舔嘴唇,朝附近看了看,頭上突然溢下一滴汗珠。

秦虎朝兩邊看,幾堆靚男靚女正在玩骰子,喝酒,玩桌游,聊天,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樣子。

“你怎么了?找我出來什么事?!?/p>

程修反應過來,哦哦了兩聲,說:“秦虎,最近真是謝謝你了…之前那個老狗(黑袍老者)把我嚇到了,他詛咒我,你再想想,之前餐廳那邊……哎?!?/p>

秦虎笑著拍他肩膀,說這有什么的?人家發神經病而已,你別多想了。

“秦虎,你能不能…”

程修提出了一個請求,令秦虎有些詫異。

竟然是這么一個請求?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龍神空說:   可愛的讀者朋友們,大家好,祝大家今天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