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弗顿21-0 www.uzhffs.com.cn 字面意思?

不,不對!

這句話的意思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……

徐振坤怎么也和鐘有道在一起。

還有……

他們這是要去做什么?

  h+更。新Z:最Z#快&?上w酷F匠網‘0+

“徐振坤,你……”

“呵呵,白先生,抱歉時間緊急,并未在第一時間通知你?!?,葉玄也給我打電話了?!?/p>

“……”

白老虎皺眉:“他怎么說的?”

“他說,從現在開始,已經不需要再隱藏了?!蛋琢?,就是你、我、鐘有道、以及咱們幾方勢力,與葉玄的隱藏合作關系,不需要再遮遮掩掩的了?!?/p>

“但此時,一旦讓馬王爺知道……”

白老虎這句話剛說出去一半,卻不由自嘲一笑。

是啊。

葉玄既然這么安排了,怎么可能會擔心被馬王爺知道啊……

猜測不錯的話。

這一刻,葉玄選擇攤牌,也就意味著……

他的計劃和部署,已經來到了要名道明搶針鋒相對的階段了!

“那鐘家大宅……”

“是我放火燒的?!?/p>

鐘有道接過去話茬:“可惜了,二十幾年的老宅子,價值好幾千萬呢?!?/p>

“……”

這一刻,白老虎整個人是懵逼的:“燒了你們鐘家大宅,也是葉玄的意思?”

“是的?!?/p>

“他想……栽贓給馬王爺?”

“很顯然?!?/p>

“可是……馬王爺一旦澄清,沒人會信!”

鐘有道那邊笑了笑:“這句話,我也同樣和葉先生說了?!幕卮鶚恰?/p>

“是什么?”

“馬王爺越是澄清,別人,越是相信!”

“嗯!”

聽到這句話,白老虎先是一愣,隨后,心臟瘋狂的跳動了一個節拍!

臥槽!

對?。?!

仔細想想,你大名鼎鼎的馬王爺,是何方神圣?!

您可是定州市的霸主,整個江南省的第四大宗師!

您之前出場的時候,氣場多足,想殺誰就殺誰,想嚇唬誰就嚇唬誰,想控制誰就控制誰!

葉玄呢?

葉玄只是一個歪門邪道的小雜魚而已,即便擁有強悍的實力,那也只是一個空有瘋狂殺戮的邪功修煉者!

你要說有人能算計得了你馬王爺,誰特么信??!

葉玄?

和您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??!

而且人家現在是個嗜血的瘋子,一個被邪功反噬了心智的家伙,哪還有心思跟您玩兒算計??!人家現在忙著在定州市殺你身邊的女人呢!

而且,整個臨江市,三大家族都站在您馬王爺這邊了,在這一畝三分地,誰能算計得了您??!

您這等手段和頭腦,誰敢打您注意,您必然先一步就將這種危險扼殺在搖籃里了!

而你一旦對此事出面澄清,眾人只會覺得……迫于您馬王爺的淫威,只能選擇相信!

但你馬王爺又不能不澄清!

厲害,這特么血媽厲害??!

葉玄,你真的是隔空就把馬王爺整個人,給牢牢栓死在一個他自己親手建造的牢獄之中了??!

什么叫運籌帷幄,決勝千里!

現在,白老虎總算是見識到了!

“你們現在……是去找馬王爺?”

白老虎用極短的時間,想通了這一切。

“是的?!?/p>

“去……逼他表態?”

“是的?!?/p>

“算我一個!這么精彩的場面,我必須親眼看看!”

白老虎二話不說,扭頭上車。

車子一路飛馳,白老虎總覺得哪里不對勁,苦思冥想了老半天,終于意識到了,內心忍不住破口大罵:“葉玄,你特么這都能算計得到!浪費了老子一條金色情報線?。?!”

……

十幾分鐘之后。

馬王爺品茶的豪華茶莊里。

他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威武模樣,端坐在茶座后方。

而他的眼前……

站滿了三大家族的人。

這之前還仿佛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一張張被自己輕視的面孔,這一刻,卻仿佛束縛住自己的枷鎖一般!

馬王爺內心一萬個罵娘,他很清楚……

葉玄將自己逼到這一步,自己無論怎么澄清,這幫人都不可能相信!

之前,如果自己第一時間澄清,也許還能有一些效果。

因為那個時候,只是葉玄身邊的女人,被殺手盯上了。

而現在……

是鐘家大宅被燒了!

這個情況,不再是小事!

就像是一個導火索,會讓很多人失去判斷力!

“馬王爺,您什么都不必說!”

就在這時,徐振坤忽然站出來,一副非常力挺馬王爺的模樣,扭頭對眾人說道:“各位,現在發生的事情……大家已經看到了。之前有情報說,馬王爺派出殺手,對葉玄身邊的女人下手。首先,以我對馬王爺為人的了解,以及咱們馬王爺在省城高高在上的第四大宗師的地位,犯得著和葉玄這般比著使用下三濫的手段?”

鐘有道深吸了一口氣,一臉怒意。

他是故意裝出來的,而且,還裝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。

徐振坤看向鐘有道:“鐘有道……你是不是認為,你們家被一把大火燒了,是馬王爺所做?”

馬王爺聽到這句話,狠狠的咬了咬牙。

但是……

他這般身份,又不好親口出言狡辯。

徐振坤根本不給眾人多想的機會,當即大聲道:“鐘有道,回答我!”

鐘有道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,狠狠咬了咬牙:“不!我不是這么認為!馬王爺是我們眾人的楷模,是曾經滅殺了那個嗜血殺手的英雄!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!”

雖然口中這么說。

但眾人看來,你鐘有道……

擺明了是確信馬王爺操作了這一切,卻迫于馬王爺的淫威,不得不這么說!

“呵呵,算你識相!”

徐振坤還不忘補刀一句,加重了馬王爺專制霸道的形象:“鐘有道,我告訴你?!磽躋圓豢贍芪松蹦歉黿惺裁聰那邇锏吶恕橢苯右話鴉鸞忝侵蛹掖笳蛻樟說?!”

說著,掃視了一眼眾人:“各位,你們說對不對?——咱們馬王爺,來臨江市,是為咱們主持公道的!他會做出這種殺人放火的事嗎?”

眾人面面相覷,短暫遲疑了一秒鐘。

這一秒種……

足以說明眾人……

其實是害怕馬王爺的。

“對,沒錯!”

“馬王爺不可能做出這種事!”

眾人紛紛表態,似乎是在力挺馬王爺。

但那一個個眼神中,擺明了是害怕馬王爺,而不得不說謊??!

馬王爺看到這一幕,內心一萬個草泥馬??!

啊??!

我好想殺了這群雜碎??!

怎么辦!

我快要管不住自己的雙手了??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