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弗顿21-0 www.uzhffs.com.cn 呂盈盈轉身又看向唐霜霜和唐少棟,說道:“霜霜,這些賤婢實在可恨,她們出身低賤,行為也不端。我看,怕是這賤婢毒害你,事發后怕責罰,便賴在了我的身上。

唐伯父,您可一定要明察,這明顯就是這小賤婢自己要害主,我看,你們不如直接將其打死算了。

也省的破壞我和霜霜感情,讓唐府和呂府之間因此而生了嫌隙?!?/p>

呂聰陽見狀,他也不管呂盈盈到底有沒有做過這些事,但現在明顯的,唐府除了一塊手帕,幾張銀票和一包毒藥之外,拿不出別的證據。

于是他便說道:“看來此事確跟盈盈無關,想必是這丫鬟為了脫罪才胡亂攀咬盈盈,唐大人,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吧?!?/p>

唐少棟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可敢讓我將呂盈盈帶走?”

呂盈盈心中一跳,急忙說道:“父親……”

呂聰陽說道:“你沒有任何證據,誣陷我的女兒,這件事,本官就不計較了。現在僅憑一個小丫鬟的話,就想帶走我呂聰陽的女兒。

唐大人,你這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?莫非當真以為我呂聰陽怕了你不成?”

唐少棟說道:“本官已經報案,將呂盈盈帶走,交由京兆府或者是刑部審問一下。若是你的女兒當真清白,你們又有什么好怕的?”

呂聰陽哼道:“我好好的一個女兒,被你們拿到刑部,日后若是傳出,名聲壞了,她還怎么嫁人?

若是我空口白牙的說一句,你的女兒毒害了我呂府的人,然后要拿她去刑部,想必唐大人也不肯吧?!?/p>

唐少棟哼了一聲,說道:“你當真不交?”

  最S&新r章/節g上~I酷匠E網j/[email protected]

呂聰陽傲然道:“不交?!?/p>

唐少棟說道:“好好好,既然如此,那你可別后悔。我們走?!?/p>

說完之后,竟然直接干脆的帶著人走了。

這就走了???呂聰陽和白一弦都有些奇怪,唐少棟這事做的有點虎頭蛇尾啊。

白一弦看著唐少棟說道:“唐大人,事情只要是人做的,就不可能沒有證據留下。

此事雖然已經過去三年,但若是要查的話,也不是查不出證據?!?/p>

比方說,平兒手中保存的那包毒藥。

有可能是呂盈盈通過一些暗中的門路購買的,這樣的話,確實不好查。

但也有可能,呂盈盈沒什么經驗,是自己,或者是派人,從藥鋪買的。

而這種正常渠道購買的話,這種毒藥,藥鋪都是有買賣記錄的。加之毒藥,一般人家用的少,有心要查的話,說不定可以查到很多線索。

唐少棟說道:“多謝白大人。不過此事,不必麻煩白大人了。若是日后有需要,我再去麻煩白大人?!?/p>

白一弦點點頭,看唐少棟的模樣,似乎已經有了主意一般。既然人家不需要,那他自然不會多管閑事。

平兒此時咬咬牙,說道:“唐老爺,不知我可以離開了嗎?”

她已經供出了幕后主謀,也來指證了,但呂盈盈不承認,那就不關她的事了。

還是現在趁著白一弦在這里,離開為妙,晚了就怕夜長夢多。當著白一弦的面,堂堂光祿大夫,總不能出爾反爾吧。

萬一白一弦要是離開了,那可就難說了。

唐少棟看了看她,哼了一聲,說道:“等到日后,指證了呂盈盈之后,本官自會放你離開?!?/p>

平兒一嘆,沒再說什么,她就知道,唐少棟不會這么輕易放她離開,只希望等日后指證了呂盈盈之后,他能說話算話吧。

而呂府門前,呂聰陽皺著眉,久久無語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呂盈盈站在一邊,心中忐忑,不敢亂動。

呂聰陽覺得唐少棟離開的有些異常,若是對方一直在這里跟他大吵大鬧,呂聰陽倒是不懼,但這老東西怒氣沖沖的來,突然一臉平靜的離開,這讓呂聰陽的心中有些沒底。

他轉頭瞪了呂盈盈一眼,喝道:“進去?!?/p>

等進入府邸,呂聰陽屏退下人,才怒道:“逆女,你膽敢做出如此惡事,是想為我呂府帶來禍端嗎?”

呂盈盈急忙跪下說道:“父親說的哪里話,女兒真的沒有做過這樣的事?!?/p>

呂聰陽怒不可遏,說道:“沒有?若是沒有,一個小丫鬟,敢有那膽子攀咬兵部侍郎家的小姐嗎?她怎么不去攀咬別人呢?”

原來呂聰陽見唐少棟帶著平兒上門之后,就心里門清了,只是仗著唐府的人沒有確切的證據,這才故作有底氣的模樣。

呂盈盈跪在地上不敢說話,呂聰陽怒道:“真是個逆女,若是那唐少棟找到證據,我們呂府就完了。

你還不趕緊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,為父好想想辦法,看能不能補救一番?!?/p>

呂盈盈也是害怕了,便小聲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。

氣的呂聰陽太陽穴都一突一突的疼,他也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的心腸竟然如此惡毒,連下毒害人這樣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。

而且,唐霜霜竟然是因為自己的女兒才變成這般丑陋肥胖的模樣。唐少棟最是疼愛這個女兒,難怪要為她討一個說法。

可如今他也不能做出懲罰呂盈盈的舉動,否則唐府的人若是得知,豈不是又會大做文章么?

可心中又實在氣不過,呂聰陽不由一腳就踹了過去:“逆女,不知羞恥,竟然為了個男人這么做,真是敗壞我呂府的門風,丟盡我呂府的臉面。

我告訴你,若是因為此事,給我呂府帶來禍端,影響了你幾個哥哥的前途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?!?/p>

呂盈盈說道:“父親,事情已經過去三年了,女兒是給了她幾張銀票,可那銀票上,又沒有寫女兒的名字,算不得什么證據。

再說,您是兵部侍郎,他們總不可能會對我動刑吧。只要女兒咬死了不松口,他們沒有證據的?!?/p>

呂盈盈之所以對呂聰陽說出此事,為的還是求得父親的庇護。呂聰陽就算對她沒有多少親情,但為了呂府,也一定會幫她的。

呂聰陽說道:“逆女,從今天開始,你就好好待在你的房間里,那里也不許去。

還有,若是此事一旦鬧開,無論如何,你都要咬死了,不能松口,知道嗎?有為父在,他們不敢對你用刑?!?/p>

呂盈盈急忙說道:“是,女兒知道了,多謝父親?!?/p>

讓呂盈盈回房,呂聰陽便回去琢磨著唐少棟應該不會善罷甘休,還想著他會用什么樣的方法來鬧。

可沒想到的是,一直等到晚上安寢,唐府都沒有再來一個人。

呂聰陽不由皺皺眉,有些不太明白,唐少棟這是知道拿不出什么證據,所以認栽了?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星夢的風雪說: 今天兩章哈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