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弗顿21-0 www.uzhffs.com.cn 最后那個女人,則是一名英姿颯爽的女性武者,看不出具體年齡,身材高挑,姿色中上,黑色緊身練功服勾勒出曼妙身材,腰間挎著一柄連鞘短刀,眼神似乎比刀鋒更銳利,全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。

這三男一女,雖然是江時流等人請來的幫手,但江時流等人在他們面前,卻絲毫沒有世家子弟的傲氣,反而謙恭有禮,如同換了個人般,絲毫不敢打擾他們的對話。

“這幅畫大氣磅礴,筆力非凡,更難得的是其中蘊含著一縷武道意念?!?/p>

中年人背負雙手,盯著墻上巨畫嘖嘖贊嘆:“能將自己的武道意念附于畫上,這幅畫的作者,必定是一名踏入武道化勁的宗師?!?/p>   \}更\$新|(最$快q上酷匠#'網B0(Q

“方師傅說得沒錯,萬家作為夏國有數的幾個大家族,底蘊自然深厚無比,不過竟然將一名宗師的畫作,堂而皇之地掛了出來,其氣魄果然不同凡響?!?/p>

中年人旁邊,那個身材高壯、皮膚黝黑的男人不動聲色地道。

“若我所料不差,這幅畫應該是無極門中那位最強的化勁宗師所贈,也唯有那位宗師,才具備如此堂皇大氣的拳意?!?/p>

另一個身材矮小、精瘦如鐵的男子瞇起眼睛:“早就聽聞萬家與無極門關系匪淺,今日一見,果然如此?!?/p>

“我們不也一樣嗎?當今世道,與世家合作才是主流,否則便會被逐漸拉開差距,即使是凈化者那個異類,現在不也開始尋找盟友?”

中年人淡淡一笑,轉移話題:“聽說我們這次的對手,是一個年輕人,我們如此興師動眾,是不是有點太看得起他了?”

“方師傅,丁師傅,還有梁小姐,等下你們不用出手,交給我來?!?/p>

身材高壯、皮膚黝黑的男子用力一拍胸脯,發出如同鋼鐵交擊的悶響:“免得被別人說我們以多欺少、以強凌弱!”

“姚師傅,切勿大意輕敵,對方能安然無恙的活到現在,并成為萬家的座上賓,肯定有其過人之處?!敝心耆頌嶁訓?。

“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,我懂?!?/p>

被稱作姚師傅的男子臉上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:“我會以雷霆萬鈞之勢將其擊潰,讓他明白與我等的差距!”

就在四人交談之時,萬世軒狼狽不堪的身影,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。

萬世軒身后,跟著兩名眼神冷漠、面無表情的戰士,手指都放在腰間的手槍上,與其說是護衛,倒不如說是押送。

“世軒,怎么樣?”

江時流快步迎上去,急切問道:“那個家伙什么時候下來?”

離得近了,江時流才發現萬世軒臉色不對。

哪怕過去了這么久,萬世軒依舊面孔扭曲,滿臉怨毒,牙齒咬得咯嘣直響,拳頭緊握,指甲幾乎嵌進肉里。

他明明已經低三下四、委曲求全,為什么萬家那些賤人,仍然不愿意讓他回去?

不就是做錯了一點小事嗎?為什么那些賤人一直抓住不放?

這一刻,萬世軒把整個萬家都恨上了。

恨意在心底發酵,使他的臉看起來異常猙獰可怖。

“喂,世軒,我們問你話呢?!?/p>

南宮浩也走了過來,皺起眉頭,伸手在萬世軒眼前揮了揮:“那個叫林肖的家伙,什么時候下來送死?”

萬世軒使勁眨了眨眼睛,終于從神思不屬中驚醒,猛地抓住江時流和南宮浩的手腕,用力奇大:“江兄,南宮兄,你們一定要干掉他!”

“廢話,不然我們為什么來這里?”

南宮浩掙脫萬世軒的手掌,沒好氣道:“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向我們保證,一定會將那家伙趕下來么?為什么他沒下來?”

“我失敗了!”萬世軒低下頭,艱難地說出一句話。

“失敗了也沒什么,我身邊永遠有你的位置?!?/p>

江時流拍拍萬世軒的肩膀,“但現在不是垂頭喪氣的時候,世軒,你落到現在這個地步,不就是因為那個家伙嗎?你應該想想怎么替自己報仇!”

“我想過!”萬世軒倏地抬頭,眼中滿是仇恨,“那個家伙心高氣傲,目中無人,他一定會下來的,我們就在這里等!”

話音剛落,一個平靜淡漠的聲音陡然傳入所有人耳中:“不用等了,我就在這里?!?/p>

大廳里的眾人齊刷刷轉頭,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。

電梯門徐徐打開,露出林肖和寧希的身影。

寧希雙臂抱胸,和林肖一前一后走出電梯,紅潤的櫻唇緊抿,明亮嫵媚的美眸中閃爍著冷漠的光芒。

她沒想到,居然真的有人來向林肖尋仇,而且還進入了大廈!

林肖一臉平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些人,當時他看萬采萱的面子上并沒有太過計較,沒想到這他們竟然不知好歹,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。

另一邊,江時流、南宮浩、李承坤、吳東來等人,一看到林肖表情馬上變了,憤怒、仇恨、忌憚、畏懼不一而足。

對于林肖他們是畏懼的,只要一想到在靜海江家莊園中林肖的兇殘他們心中便一顫,否則以他們的身份,當時也不會匆匆離開靜海,而且隔了這么長的時間才來報復。

不過他們一想到請來的幫手,心中的恐懼被驅散,仿佛有了底氣一般,兇狠的看向林肖。

不同于他們的底氣十足,萬世軒的表現就非?;尚α?。

他的臉就像變色龍一樣變來變去,不斷咬牙切齒,似乎恨不得從林肖身上咬下一塊肉。

但心中對于林肖的恐懼,又讓他整個人縮了起來不敢直視林肖,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小丑一般。

方、丁、姚、梁四人眼睛微瞇,目光落在林肖身上,觀察著林肖的一舉一動。

林肖邁步前行,向著江時流、萬世軒等人越走越近。

寧希停下腳步,遠遠看著林肖的背影,胸前的飽滿深深起伏,貝齒咬住下唇,忍不住露出擔憂之色。

林肖前進的腳步不疾不徐,猶如在郊外踏青,說不出的淡定從容,雙腳踩在光滑的地板上,行云流水,靜寂無聲。

“啪啪啪啪!”

江時流突然開始用力鼓掌,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“林肖,你還記得我嗎?”

他一邊鼓掌,一邊冷笑:“昔日之辱,一日不敢或忘,我今天來向你討債了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